• 搞毛啊

    Tag:

    2010-05-13

    搞毛啊

    不在审核中 不是隐藏状态 博客上看不到

     

    bus你搞毛啊?

     

    靠,这篇发出去,我就看得见前一篇了……bus你搞毛啊?

  • 那你能忍我多久

    Tag:

    2010-03-28

    0w0

    嗯,然后反正考完了吧。最后一门的时候做快了,反正很多不会,于是在准考证背后画小咩(不用怀疑,这名字又被拿来命名新东西了),被监考大叔无情的围观了。

    考试去的早了,挪了挪就溜回地铁站打坐,结果遇到同打坐的同级报同位子的校友。后来下午我记错了时间,差点错过考试,踩着铃声进去……哈哈。

    考完发现手机残忍的没电了,最后时刻抄下阿布姐姐的手机号,出门去找公用电话。

    “不认路的话就问协管吧。”这是她之前叮嘱我的。
    “警察苏苏都很热情的。”这是坨坨告诉我的。

    可是这大概就是命吧……我在路口看到了三五坨协管,一个警察苏苏(……世界需要正义的警察苏苏,真的)也没有看到。协管苏苏他……他是个很奇怪的苏苏,他说可以借手机给我打电话。然而我觉得苏苏实在是个怪苏苏,所以在一次没打通的情况下我就赶紧说我去找公用电话吧谢谢了。然后我扭头就准备马上走掉。

    “红灯。”协管苏苏用两个字就打败了我。

    于是我内牛满面的等那愚蠢的红灯绿掉,我愚蠢的过掉马路找到苏苏口中的公用电话,打完电话,往回走去地铁站。

    这个时候对面迎面走过来一个陌生大个子男他笑着对我说:

    “你朋友在XX公园等你。”

    …………你是和协管苏苏一起的基佬么我愣了6秒才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然后我说着谢谢内心内牛满面的跑掉了。

    不管怎么说我找到阿布姐姐了,但是代价是WS协管苏苏开始不停的给她发短信搭讪,不停地,锲而不舍的……

    是说,我是因为找她才遇到协管怪苏苏的,所以这不能算是我的rp的对吧……阿布姐姐你可真招BT啊。后来我内牛满面的想要用身体补偿她,居然被她残忍的拒绝掉了呢ToT

    嗯手机没电了回去开机之后挠挠头囧掉了。然后晚上在Q上和两个人吵了架——嗯好吧第二场不是吵架是讨论……喂那你所谓的吵架到底该是什么程度的啊。

    越想越愤懑于是我掐住阿布姐姐的脖子想要为民除害,但是在协管苏苏的短信攻势之下很快就屁滚尿流掉了。

    考完了好累,什么都不想做,让我先瘫两天再该干嘛干嘛去吧。嗯。。今天周日

  • 从前,有一只兔子。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一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二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三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四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五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六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七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八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九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一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二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三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四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五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六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七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八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十九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二十只兔子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只兔子。
    它扶着耳朵站在第二十一只兔子的肩膀上。


    亲了长颈鹿一下。

  • bus你活过来了啊

    Tag:

    2010-01-25

    我很有预见性的预备了备用博但是bus一崩我杯具的发现自己忘了备用博的地址不说,连用户名和密码都忘记了……

  • 2010-01-02

    Tag:

    2010-01-02

    有个故事,说的是有个人她打游戏,因为出门一段时间,所以等她回来,新开的副本别人都刷熟了。于是有几个人带她去刷这些副本。一开始,作为一个哀木梯她还很认真的去T怪,但是后来她囧迫的发现这样一堆装备都毕业了的家伙,她T不住……于是那天,他们开创了风筝流的打法,一群人风筝着怪满副本跑,她跟在怪后面戳菊花……

    “就因为不需要T怪,我们熟了起来。”by当事人之一

    后来那个游戏他们不玩了,在另一个游戏,他们认识了一个囧人。囧人在被带下副本的时候,总是惊讶的发现,咦?为毛我们一个T俩个加血的躺了,剩下的两只却可以跳着跑着把怪打死呢?

    这个囧人终于不那么小白的时候,这个囧人可以一身低级垃圾装备无伤(……除非有旁观的看不下去故意一个九转把怪推到囧人身边害她被一招揍掉一半血=_,=擦,我穿的还是20级的装备呢随便揍两巴掌就是个挂,你好狠的心啊)悠哉悠哉的放死小boss的时候,这个囧人也被带去玩风筝流的游戏。。配合的娴熟点,两个dps也可以清完小怪,如果是三只dps进去,清完小怪,还可以一个人化身哀木梯,一个人化身治疗,过掉光溜溜的boss

    ……所以如果万一哪天哪个囧人ot了boss也是条件反射性的扔减速扭头跑也很正常对吧-,-反,反正这破游戏就这职业设定,我,我才没有恶意ot呢。分,分明只有揍箱子的时候才能黑皮放心大胆的输出,你看我打的多快,推人两次还是因为我怕不保险放它多来一次呢,1w血我直接秒掉,根本不需要啥无敌,多安全啊~~……miss了话大不了咩嘛反正我还是个无限跑尸体拖尸体的劳碌命呢

    大湿,你,你的菊花可好?